追蹤
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舊站)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止更新,請見搬遷啟示文章
  • 87080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星際大戰七部曲:原力覺醒(The Force Awakens)有雷心得Part I:電影




Part I:電影



令人慶幸,星戰七部曲並沒有拍爛。正如JJA的多數作品,或許再加上盧卡斯的執導口頭禪「faster and more intense」,本片節奏快如閃電,除了中間的一段稍微慢下來以外,幾乎沒有給觀眾喘息的空間。尖端的特效將星戰宇宙的戰鬥帶到全新的規模,至少跟今年的諸多大片相比不算失色(《瘋狂麥斯:憤怒道》或許除外);藝術風格在熟悉的設計中力求新穎;故事本身則是還可以,許多新演員不免稍嫌稚嫩,但演出結果已經遠比前傳(和四部曲)更有活力。此外是對經典三部曲源源不絕的致敬、呼應、暗示。

不過,七部曲真有特別棒,棒到比四部曲好嗎?這大概取決於觀眾自身的喜好。

承認吧;七部曲背負著討好舊影迷的壓力,也靠著影迷的強烈期待掀起巨大熱潮。為了做到前一點,就不得不塞滿能吸引老影迷們的東西,特別是把整部片打造成四部曲的某種翻版,並且把角色們送到他們需要出現的時間地點跟身分。這使得前半的故事有些奇怪的轉折──特別是主角們莫名其妙開了千年鷹號飛出賈庫,然後韓‧索羅出現了,還上演一段被債主討債、然後跟怪物玩大逃殺的戲碼。接著他們去了個令人想起四部曲酒吧的地方,女主角也神奇地找到路克的光劍。

(《星際大戰如何以原力征服全世界》一書中倒是有段對Jason Ward的訪談──這位記者靠著各種內幕消息在電影上映前拼湊故事內容。書裡提到了Ward認定的劇本的開頭:

我在二○一五年五月請瓦德描述他認知中的《原力覺醒》故事。他的開場畫面──他已經有超過一年時間堅持這就是開場鏡頭──是一把武器,上回看到是在路克‧天行者手中,在雲之都被達斯‧維德連同手砍下來。瓦德說如果他沒猜錯,這個物體會成為終結所有終極武器的終極武器。

我們首先看到這把光劍打滾著飛過太空,然後掉在賈庫星的沙漠裡。我們看見有隻手抓起它。接著鏡頭轉開,我們看見芬恩和凱羅忍搭著士兵降落艇,準備從一位名叫維卡(Vicar)的人物──麥斯‧馮西度(Max von Sydow)飾演的角色──手上取得這把光劍。但是維卡向莉亞公主的人講了光劍的事,於是波戴姆倫被派去取回光劍。他才剛拿到手,第一軍團的士兵便從天而降,所以他把光劍藏在BB-8身上,叫機器人快逃……

麥斯‧馮西度飾演的角色實際上叫做Lor San Tekka。看來若不是Ward被成功的欺敵戰術騙了,就是劇組在中途改變了故事,特別是路克光劍的去向。也許路克的光劍在後續劇情還是有某種程度的重要性。)

(補:我寫文這篇之後,網上出現刪減片段的內容,裡面的確是有路克的斷手握著光劍飄過太空這一幕。)

藝術設計上也充斥著各種致敬:比如,新的T-70 X-Wing、BB-8機器人、賈庫星廢料場的大門都脫胎自Ralph McQuarrie當年的概念藝術畫。我們可以看到突擊士兵配有近戰武器,就像他們在當年的藝術畫中會人手一支光劍(實在還是無法接受Stormtrooper翻成風暴兵;突擊士兵不是來自納粹衝鋒隊(Sturmabteilung,即「Stormtrooper」)嗎?)。弒星者(Starkiller)則是路克‧天行者在四部曲劇本草稿中的原姓。

故事本身的雷同之處更多。身在沙漠行星上的芮想要逃離生活束縛,這點跟安納金與路克如出一轍;芮和芬恩駕駛千年鷹號躲避鈦戰機,這是四部曲和五部曲橋段的混和體。結尾只用小型戰機對付大型基地,而且也上演了壕溝飛行,重演第一死星的戰鬥。各種幕後老班底都加入了,有班‧伯特的音效,包括約翰‧威廉斯譜寫的配樂。但是,這一切仍是用JJA的新風格包裝起來的。

許多人表示,感動之餘有點失望;至於有些狂熱影迷期望太高,宣稱這是徹底的災難,不惜上網到處罵人。我呢?我倒是鬆了口氣。感覺有點像:「啊,終於看了。」

因為,三年的等待終於結束,我終於可以繼續往下走了。過去兩個月很難熬,尤其是很難買到電影院最後一排票的頭一個星期;我不必再看著街頭的廣告燈箱、商店的商品和網路上的各種預告和討論,然後心想看這部《星際大戰》到底是什麼感覺。從這之後,每年都會有《星際大戰》上映,不需要再等那麼久。那種等到難受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我看得很愉快,開頭字幕和結尾都讓我很快樂,但沒有流眼淚,看完後也沒有興奮到渾身發麻。我其實一直沒有特別喜歡四部曲(除了一些經典的場面、特效、台詞和配樂等等);四部曲人物很平板,故事也非常的簡單,有點像是發育不全的產物。所以要說七部曲是否有超越四部曲,對這個當下的我而言當然是有的。不過十年以後,新的星戰系列完全建立起來時,我們又會怎麼看待七部曲呢?畢竟首部曲剛上映時,多數人給的評價其實也還不錯(包括我;我去戲院看了三次,後來在2012還去看3D版)。

最重要地,你自己接觸星戰的方式,以及你看七部曲時身邊的人又有多瘋,這也一定會影響你的部分觀感。《星際大戰如何以原力征服全世界》中,有段提到首部曲的上映:

「它(《威脅潛伏》)完全不受影評影響,」美國國家廣播電台影評艾維斯‧米契爾(Elvis Mitchell)說──他自己不是星戰迷。「這部電影基本上就像銀河版的C-Span政治議題電視台,講了兩個小時的協約……但是不,這點無關緊要。人們還是會去看,因為他們想要成為星戰熱潮的一份子。」

很顯然,在不同時間或用不同方式接觸星戰的人,他們對七部曲的觀感跟期待也會大大不同。

我當然不是最資深的星戰迷;我在《絕地大反攻》上映的隔年才出生,我是在小學時代看錄影帶接觸的。但我在前傳之前就認識經典三部曲,並去電影院看過特別版。但我完整經歷過前傳的熱潮跟衰退,我非常清楚過度投入會帶來什麼傷害。所以我對七部曲一直抱著比較冷淡的態度──我很期待能看一部全新的星戰,但我不期望它能超越經典三部曲(要超越前傳,這對JJA顯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所以我沒感到什麼失望。我倒是希望,之後的劇情不要太忠實照抄經典三部曲就好了。

看過電影的許多人,也開始討論起電影的種種暗示──最主要的便是芮和最高領袖史諾克(這名字一直讓我想到德國U艇的司諾克呼吸管(snorkel))的身分。芮很明顯是某原力使用者的後代,目前普遍認為她是路克的女兒,畢竟韓與莉亞不認得她,但她也很有可能是個完全的陌生人。此外,有些人則根據白卜庭的師傅達斯‧普雷格斯的圖片,認為史諾克就是普雷格斯(儘管那些圖片來自盧卡斯影業被迪士尼收購前的時代。你還不如猜想史諾克是Darth Bane;這傢伙畢竟有出現在新Canon)。此外,第一軍團源自何方?我覺得有點像帝國內部的納粹親衛隊,但這純粹是看電影的感覺。官方資料庫說是帝國殘部在銀河邊疆組成的。忍武士團同樣是個謎,但他們的訓練似乎不太紮實(笑)但有護手的光劍在決鬥中的確有額外的好處。

除此以外,我沒什麼興趣過度揣測細節,或者堅信故事會怎麼發展;反正決定權不在我們,我們遲早也會知道夠多的內情。比較傷腦筋的是,迪士尼/盧卡斯影業可能會在周邊媒體交代一些背景細節,這導致我們得花更多的錢去接觸額外的故事了。









Part II:小說與外傳
Part III:配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