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舊站)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止更新,請見搬遷啟示文章
  • 87081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舊星戰外傳】在原力覺醒和俠盜一號之前:Kyle Katarn

 


《七部曲:原力覺醒》講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年輕女性Rey,發現自己擁有強大的原力潛能,並擊退了忍武士團為首的Kylo Ren。至於迪士尼的第一部星戰外傳電影《俠盜一號》(Rogue One),則是關於反抗軍當年竊取死星藍圖的經過。

這兩件事,其實有個人曾經都做過:他的名字叫做Kyle Katarn。今天不妨就來閒聊一下他的故事。





 

從某些方面來說,Kyle真可謂是星戰舊宇宙的傳奇人物跟超級英雄之一了。他是三部遊戲的主角,並出現在其他遊戲及Del Rey出版社一些比較晚期的小說中。他的個人歷史就和許多其他角色一樣,是許多人在不同時間創作的成果──而這段奇特的歷史很能反映星戰舊外傳內部矛盾眾多、有些地方就是感覺很奇怪的特質。對某些人來說,Kyle更代表著接觸星戰宇宙的美好回憶之一。



※        ※        ※



Kyle Katarn是個來自Sulon星的人類,曾經進入帝國軍校和成為突擊士兵,最後叛逃和當起傭兵,替反抗軍跑任務。有些後續的創作描述了他的早年人生,以及在得知帝國攻擊家鄉之後,是怎麼和反抗軍搭上線的。

他首次登場是在1995年的第一人稱射擊遊戲《死星戰將》(Dark Forces):




 

放著死星藍圖的房間
 



這套遊戲明顯乘著1993年《毀滅戰士》(Doom)掀起的2.5D第一人稱射擊遊戲風潮;它的繪圖引擎Jedi和《毀滅公爵3D》(Duke Nukem 3D)的很類似。許多物件並不是立體的,而是正對著玩家的方向貼個平面的圖,而地圖也只能順著平面發展,上下的發展空間非常有限。

第一關(也是試玩版的內容)便是Kyle到Danuta星竊取死星藍圖的過程;遊戲的中文標題也理所當然地翻成「死星戰將」。這一關不用多少時間就能玩完。接下來的任務就發生在四部曲之後,反抗軍領袖Mon Mothma要Kyle調查帝國的Tak基地,最後發現是帝國正在進行的黑暗士兵(Dark troopers)計畫。




 

第三代(最終型)死亡士兵
一代和二代為機器人,三代是外骨骼裝/機器人,穿上就有點像鋼鐵人,還可以飛


《俠盜一號》外洩的設定集中提到一種「死亡士兵」(Death troopers)。
不過迪士尼稍後「宣稱」這是錯誤和非授權的內容,所以看看就好。



在遊戲的結局,Kyle成功摧毀了用來生產最終階段黑暗士兵的太空工廠Arc Hammer,而達斯‧維德也跳出來說:Kyle擁有強大的原力。

另外,Kyle在遊戲中有個搭檔,是位名叫Jan Ors的飛行員跟反抗軍特務:




《死星戰將》簡報畫面的Jan Ors



《俠盜一號》的女主角,一位被Mon Mothma找來的不法之徒,她的名字是Jyn Erso。就算純屬巧合,發音是不是跟Jan Ors有點像?她的身分正像是Kyle和Jan的合體。




Jyn Erso(Felicity Jones飾)


這位Mon Mothma也是由第三部曲的演員Genevieve O'Reilly飾演,和六部曲本尊Caroline Blakiston相當神似

當年的二人組變成了一個團隊
 

 
《俠盜一號》也許會談俠盜中隊的創始故事:在舊外傳中,俠盜中隊一直是個菁英戰鬥機中隊,也許他們會在新宇宙觀變成某種多棲特戰部隊。作家Aaron Allston的《惡靈中隊》系列就有個相當類似這樣的團隊,擅長許多飛行以外的技能。



※        ※        ※



1997年,LucasArts推出了第二代遊戲,《死星戰將二:絕地武士》(Jedi Knight: Dark Forces II)。這部遊戲擁有真正的3D引擎(稱為Sith),這引擎還沿用到1999年的印第安那瓊斯遊戲。場景更立體真實了,充滿了多層次的謎題;支援當時剛出現的3D加速卡,也支援區域網路連線對戰;遊戲CD上有配樂音軌,不再是之前的MIDI;過場片段也是真人演出的短片。

此外,遊戲讓你有機會真正運用原力和光劍。最重要地,遊戲有光明與黑暗結局:你可以決定自己要踏上哪種命運。






Kyle和Jan
 

黑暗七武士的Jerec(中)、Sariss(右)和Boc(左)
他們還有一個叫做Maw的,身體被攔腰砍斷,結果變成一個會飛的半身人
 






這回根據遊戲開頭的字幕,時間已經是新共和(安鐸戰役一年後),但不知怎麼地出現了七個黑暗絕地,掌握著至少是一部分的帝國。他們甚至拿著各種顏色的光劍──比如Sariss是藍色,年輕的Yun是黃色。

七武士之首Jerec為了尋找傳說中的絕地之谷(Valley of the Jedi),殺了Kyle的父親Morgan,以及Morgan的絕地朋友Qu Rahn。Kyle在Jan的協助下踏上復仇之路,成了絕地武士,最終也找到絕地的聖地,一一擊敗七名黑暗絕地。這過程也牽涉到一張地圖,此外Kyle在遊戲前幾關都在追逐一個偷了他東西的機器人。他回到家鄉,看到父親留下的訊息,並得到了Rahn的綠色光劍。

如果你走光明面路線,那麼你稍後會改用Yun的黃色光劍──被Kyle饒過一命的Yun會犧牲自己,讓Kyle可以公平地對戰Sariss。不過,本遊戲的光明與黑暗面路線沒有太多差異,主要是能用的原力不一樣,過場片段也會稍稍不同。很有趣的是,黑暗面的片段總是比光明面短;這讓人懷疑黑暗面故事的製作是否有虎頭蛇尾之嫌。



總之,假如Kyle存在於迪士尼的新宇宙觀中,那麼忍武士團全部加起來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大人不在家,小孩就搗亂?(誤)



一個原力覺醒的傢伙打敗一個靠絕地之谷開外掛、有過正式訓練的黑暗絕地。
而且和Rey一樣,都是在他們敬愛的長輩遇害之後能力大爆發。
仇恨的力量果然強大
 


為什麼Jerec這樣的黑暗絕地,會在新共和早年存在?稍後的解釋是他是個舊共和絕地,並被吸收成為帝國的判官(Inquisitor),也就是絕地獵人,和動畫《反抗軍起義》的反派一樣。(其實Inquisitor是個源自早期星戰廣播劇和紙上RPG設定書的東西。)不過,這仍然無法解釋Jerec的強大勢力;儘管後人試圖補充這些歷史的背景,將各種發展合理化,一般被視為舊外傳主流的小說,通常還是會忽略這段歷史不談。

不過,本遊戲還是帶來了一個很重要的設定:Ruusan星的絕地之谷。當前傳電影引入的一師一徒制西斯武士和舊外傳人數眾多的上古西斯武士產生了衝突時,絕地之谷就成了解釋這種轉折的適當舞台。



在前傳電影之前,上古共和/西斯史充滿了多采多姿的歷史,從古西斯帝國到繼承他們遺志的歷屆西斯大帝,掀起了不少風雨,造就可歌可泣的故事。

後來於是設定,在首部曲一千年前,由絕地大師Hoth率領的「光明軍團」正在和西斯大君Skere Kaan的「黑暗兄弟會」如火如荼交戰。一位新崛起的西斯Darth Bane說服Kaan使用一種稱為「思緒炸彈」的超級武器,好讓(已經腐化的)西斯和絕地同歸於盡;炸彈將星球上所有原力使用者的靈魂困在那裡,使之成為絕地與西斯的活陵墓。達到目的的Bane於是創造了隱密的的一師一徒制,並在一千年後成功顛覆了絕地。

至於共和國,他們相信西斯的威脅已經滅絕,便解除軍備以及絕地的軍權,導致千年後的舊共和和絕地完全無力阻止西斯操控戰爭。




七次Ruusan戰役是舊共和時絕地與西斯的最後大戰。
 

Kyle在遊戲結尾,於絕地之谷雕了父親跟Rahn的雕像。
一點保護古蹟的心態都沒有



※        ※        ※



Kyle登場的下一部作品是絕地武士資料片《聖殿之謎》(Mysteries of the Sith),於1998年發行。時間在主遊戲的五年後(安鐸戰役後六年)。






 

有一關很賊。你要去找一個人,但是得先去他的停機坪鎖住艙門,
不然他會逃走,然後任務就失敗了。
這種創新玩法在《絕地武士》是不存在的而且讓你想罵人


小說封面上的晚期Mara Jade


帝國時期的Mara


穿著帝國裝(偽裝?)的Jyn Erso



遊戲開頭是新共和的基地受到Imperial Remnant(新共和中後期的帝國殘部,一直倖存到銀河聯盟時代)攻擊,一開始玩家操控的還是Kyle。Kyle登上帝國的小行星基地之後,發現了關於Dromund Kaas星的資訊,便隻身前往那裡調查。

於是,下面的任務主角換成Mara Jade,Kyle Katarn的新徒弟;她首次在提摩西‧桑的索龍三部曲登場,當時曾是最受歡迎的外傳角色之一,在小說裡扮演的角色更勝Kyle(同樣的,要是她留在新宇宙線裡,那麼忍武士團就不用玩了。另外,她在小說裡拿的就是路克的舊光劍──Rey在電影裡找到的那把;不過遊戲裡卻是紫色光劍)。Mara有點不太情願地接受Mon Mothma給予的兩個任務,這佔去了中間的大部分關卡。最後,Mara旅行到Dromund Kaas尋找失蹤多時的Kyle,卻發現他在西斯遺跡強大的黑暗原力下墮落了。她該怎麼將老師拉回光明呢?

之前的真人過場片段不見了,改成用電腦即時運算,效果大打折扣。此外看得出來,遊戲設計者費盡心思想要挑戰玩家;遊戲裡的謎題更加刁鑽變態,有時必須跳脫框架思考才能找到出路。結尾更是機車;在面對Kyle的攻擊時,玩家必須「忠實地」按照光明面該有的舉止自我犧牲,才能正確過關。



※        ※        ※







Kyle Katarn下一次登場是在《絕地武士二:絕地浪子》(Jedi Knight II: Jedi Outcast)(所以這不是死星戰將三,而是死星戰將二的二代了)。本遊戲由Raven Software代為開發,使用的是id Tech 3引擎,這引擎也用在《雷神之槌三》和《決勝時刻》等遊戲中。

時間設在Kyle墮落和回歸光明的兩年後,他放棄了當絕地,回到替新共和當傭兵討任務的生涯。只是好景不長,兩位黑暗絕地Desann(路克的前徒弟)和Tavion Axmis計畫利用絕地之谷的力量製造一批黑暗絕地大軍──重生武士(Reborn),並實現重建帝國大業。

路克在外傳中有過幾個絕地變壞,但教成功的絕地更多。難怪他沒有挫折得跑去躲起來。

Jan被Desann俘虜,Kyle不得已只好回到絕地之谷,運用那裡的力量恢復自己的絕地能力,並到Yavin IV向路克拿回他的光劍。



新版的Kyle和Jan(在這部作品終於修成正果在一起了)


Desann(右)和徒弟Tavion Axmis


 



這代遊戲對於光劍戰鬥下了許多功夫;幾種配合移動方向的特殊招式,兩種可切換的模式,此外跟使用光劍的敵人對砍時,有可能會進入「光劍鎖定」。《聖殿之謎》已經會出現少部分的砍斷手效果;但本遊戲更上一層,人物身體幾乎每個部位都有機會被光劍劈開。

甚至,你可以用作弊碼把心靈控制調到第四級,這麼一來你就能徹底控制特定的敵人。控制一個白兵,用他宰幾個同伴然後自己去跳懸崖,真的是蠻好玩的(笑)






《絕地武士》的最後一代《絕地學院》(Jedi Academy)同樣楊Raven製作,但主角換成了Kyle的另一個徒弟名叫Jaden Korr的年輕絕地。這一代讓玩者能自行選擇Jaden的外觀和性別(官方設定是人類男性;雖然男性玩家清一色都會選藍皮膚的Twi'lek女性)。同樣可以玩光明或黑暗面路線;光明面是要阻止Tavion Axmis跑回Korriban喚醒上古西斯大帝Marka Ragnos。




Marka Ragnos,在五千年前古西斯帝國的權力鬥爭中輸給了Naga Sadow


史諾克是某個較早的西斯大帝嗎?



※        ※        ※

 

Kyle Katarn最後終於出現在小說裡,在大系《新絕地信條團》(The New Jedi Order)的最末幾本被提到。這系列探討的Yuuzhan Vong入侵結束五年後,他便成為絕地大師,並加入新絕地議會,成為守護和平的得力助手。此外他也貢獻專長,替銀河聯盟的情報部門寫了一本諜報指南。不過,他一直不愛穿傳統的絕地袍。

Kyle在更晚期的小說裡有著越來越多登場的機會(雖然書裡很少會討論他的過去,特別是那奇怪的黑暗絕地七人團)。最重要的莫過於他和Jacen Solo的交手;Jacen Solo是韓索羅和莉亞的兒子,因為狂熱地想保護銀河和妻女而墮入黑暗,重演了祖父的命運,幾乎就像是新宇宙觀中Kylo Ren的翻版。就在一段悲劇性的決鬥中,Jacen殺死了絕地大師Mara Jade。

Kyle稍後找到了Jacen,並和他展開決鬥;當然Jacen比Kylo強大太多,最後Kylo被光劍刺穿肺部。幸好他最後保住一命。在這之後,他繼續在小說中扮演一些小配角,直到迪士尼整個砍掉了舊外傳為止。




Kyle(中後)和路克、以及路克的兒子Ben參加Mara Jade的葬禮


最後是Jacen的雙胞胎姊妹Jaina殺了他。這會是Rey將來必須對Kylo(Ben)扮演的角色嗎?





後記:



《絕地武士》是我國中時接觸的遊戲,那時花了好多好多時間鑽研關卡。在當時,可以用滑鼠自由觀看環頸,真是個令人震撼的技術。CD的遊戲音軌也是拿約翰‧威廉斯的配樂重新組合的,我在那段時間對那些音樂的熟悉度遠超過原版配樂。(後來才弄到了1997年特別版的原聲帶。)

Kyle Katarn,原力覺醒者,原版的死星藍圖竊取者,你永遠在我心中有著一席之地。

後來還在模擬器裝了Windows XP來跑這個遊戲,只是滑鼠變得太靈敏,只能很困難的用鍵盤控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