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舊站)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止更新,請見搬遷啟示文章
  • 827117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篇科幻翻譯】軟體物件生命週期(The Lifecycle of Software Objects)






第一章
 
 
 
她名叫安娜阿瓦拉多,今日諸事不順。她已經花了整個禮拜替工作面試做準備──這是幾個月來頭一次有面試進展到視訊面試階段。結果招聘人員的臉一出現在螢幕上,就跟她說公司已經決定雇用別人。所以她穿著上好套裝坐在自己的電腦前面,結果撲了場空。她意興闌珊地對其他幾間公司寄出詢問信,隨即也收到自動產生的回絕。就這樣過了幾個小時後,安娜認定她需要找東西分散注意力:她打開一個「次維度」視窗,玩她目前最愛的遊戲:《銥星紀元》。
 
遊戲裡的灘頭堡人滿為患,不過她的化身穿著令人夢寐以求的珠母色戰鬥盔甲,所以沒多久就有幾位玩者問她要不要跟他們組隊。他們橫越戰區,景色被燃燒車輛的煙弄得霧濛濛;他們花了一小時掃蕩螳螂怪的一座要塞,而這任務非常適合安娜的心情,因為難度低到讓她有信心獲勝,但挑戰性也高到能讓人獲得滿足。等到她的隊友準備接受另一個任務時,安娜的螢幕邊緣跳出一個電話視窗,是她朋友蘿嬪的語音電話,於是安娜把麥克風切過去接聽。
 
「嘿,蘿嬪。」
 
「嗨,安娜。最近怎樣?」
 
「給妳個提示:我正在玩《銥星紀元》。」
 
蘿嬪笑了。「早上過得很不順哦?」
 
「答對了。」安娜告訴她被取消的那個訪談。
 
「嗯,我有些好消息,說不定能讓妳高興起來。妳能在『資料地球』跟我見面嗎?」
 
「好呀,給我一分鐘登出。」
 
「我會在老地方。」
 
「好,晚點見。」安娜跟隊伍道別,關掉「次維度」視窗,然後登入「資料地球」,視窗也把視野拉近到她上次登出時的地點,一座建在一面龐大峭壁內的舞廳。「資料地球」有自己的遊戲大陸──上古荊棘、奧比斯、第三地──但都不合安娜的口味,所以她把時間都花在社交大陸上。她的化身仍穿著上次的派對裝;她換上更傳統的服飾,並開個傳送門到蘿嬪的住址。踏出一步穿過門,她就身在蘿嬪的虛擬客廳裡;這裡位於一間浮空住家,飄在一道一哩寬的半圓形瀑布上方。
 
兩人的化身擁抱。「有什麼事?」安娜說。
 
「『藍伽瑪』成立了,」蘿嬪說。「我們剛拿到新一輪的募款,所以我們正在招人。我拿妳的履歷給大家看,他們都很想見見妳。」
 
「我?因為我經驗廣泛嗎?」安娜才剛上完軟體測試認證課程。蘿嬪教入門班,她們就是在那裡認識的。
 
「其實正是如此。他們感興趣的是妳的上一份工作。」
 
安娜花了六年在動物園工作;她會重返學校的唯一理由,是因為動物園關門了。「我知道創業公司會搞些瘋事情,可是我相信你們要的不是動物管理員吧。」
 
蘿嬪咯咯笑。「我帶妳看看我們正在研發什麼吧。他們說我可以在保密協議下讓妳看一眼。」
 
這非同小可:蘿嬪在這之前一直沒法透露她在「藍伽瑪」的任何工作細節。安娜簽了保密協議,蘿嬪則打開一道傳送們。「我們有座私人島;過來看看吧。」他們讓自己的化身穿過門。
 
安娜本來半期望,她在視窗更新畫面後會看見奇幻絢麗的景色,但她的化身出現的地方乍看像個托兒所。再看一眼,這裡像是兒童故事書裡的場景:一隻擬人化的幼虎在一面金屬線網上滑動七彩珠子;一隻貓熊正在打量一台玩具車;一個卡通版的黑猩猩則滾著一顆泡沫橡膠球。
 
螢幕上的註記指出它們是數位生命體,也就是住在「資料地球」這類虛擬環境裡的虛擬生物,但它們看來跟安娜見過的東西都不同。這不是那種理想化的寵物,專門賣給沒能力照顧真正寵物的人;它們缺乏完美的可愛外表,動作也過於笨拙,看起來又不像「資料地球」生物聚落的動物。安娜造訪過盤古大陸群島,看過該地不同虛擬溫室演化出來的單腳袋鼠和雙頭蛇,但這裡的數位生命體顯然不是發源自那裡。
 
「這就是『藍伽瑪』在做的東西?數位生命體?」
 
「對,但可不是普通的數位生命體。來看這個。」蘿嬪的化身走向正在滾球的黑猩猩,蹲在它面前。「嗨,龐果。你在做什麼?」
 
「龐果玩『裘』。」數位生命體說,嚇到了安娜。
 
「玩球?很棒。我可以一起玩嗎?」
 
「不行。龐果的『裘』。」
 
「拜託嘛?」
 
黑猩猩環顧四週,然後一刻也沒放開球,搖搖晃晃走到地上一堆積木那裡,把其中一塊推往蘿嬪的方向。「蘿嬪玩『幾木』。」它重新坐下。「龐果玩『裘』。。」
 
「好吧。」蘿嬪走回安娜身邊。「妳覺得如何?」
 
「太驚人了。我還不曉得數位生命體已經進展到這種程度。」
 
「這都很新;我們的開發小組去年看過幾位博士的研討會報告,就雇用他們。我們現在有個叫做『神經母細胞』[1]的染色體引擎,它支援認知發展技術的能力比目前市面上的任何技術更好。這些小傢伙們──蘿嬪比著托兒所的成員──「是我們目前做過最聰明的產物。」
 
「然後你們打算把它們當成寵物賣?」
 
「沒錯。我們準備宣傳它們是能讓飼主交談、教導酷炫新把戲的寵物。我們內部有句非正式的廣告詞:『大便不亂丟,猴子樂無窮。』。」
 
安娜笑了。「我開始懂了,動物訓練的背景確實派得上用場。」
 
「是啊。我們有時候就是沒辦法讓這些小傢伙聽我們的話,我們也不曉得這有多少出自它們的基因,有多少則是我們用錯方法。」
 
安娜注視貓熊形狀的數位生命體用一隻爪子拿起玩具車,打量底下,並用另一隻爪子小心拍著輪子。「這些數位生命體一開始知道多少事情?」
 
「跟零沒兩樣。我弄給妳看。」蘿嬪在托兒所的一面牆上啟動一面螢幕;影片顯示一個漆成基本色彩的房間,幾個數位生命體躺在地上,外觀跟現在托兒所現在這些生命體沒有兩樣,但動作是隨機、痙攣式的。「這些小傢伙的物件才剛剛實例化[2]。它們得花主觀時間幾個月才能學會基本的東西:如何解讀視覺模擬,如何移動四肢,了解實心物體怎麼反應。我們在那階段讓它們在溫室加速執行,所以總共只需要約一星期。等到它們準備好學習語言和社交互動,我們就讓它們切回真實世界速度。下面就輪到妳上場了。」
 
貓熊拿玩具車在地板上前後推了幾次,然後發出刺耳的聲音:摩、摩、摩。安娜發現那個數位生命體是在笑。蘿嬪繼續說:「我知道妳在學校學過哺乳類溝通。妳現在有機會學以致用了。意下如何?有興趣嗎?」
 
安娜猶豫了;這不是她上大學時替自己設想的未來。她有陣子心想事情怎麼會發展成這樣。身為一位女孩,她曾夢想追隨黛安佛西[3]與珍古德[4]前往非洲;結果等到她從研究所畢業時,世界上的大猩猩已經太少,所以她最好的選擇就是去動物園工作。如今她淪落到只能當虛擬寵物訓練師。只要看看她的生涯趨勢,就能看見自然世界日益縮小的縮影。
 
她對自己說:別鑽牛角尖了。也許這不是她理想的工作,但總歸在軟體產業,這正是她重回學校學習的東西。而且訓練虛擬猴子說不定真的會比執行測試套件更好玩,所以只要「藍伽瑪」給她一份不錯的薪水,何必拒絕呢?
 
 
 
他的名字是德瑞克布魯克斯,不太喜歡他現在被分到的工作。德瑞克負責替「藍伽瑪」的數位生命體設計化身,他平常很喜歡這份工作,可是產品經理昨天要他做一件事,他認為那是壞主意。他試過告訴他們,但這由不得他決定,所以他現在得搞懂該怎麼把工作做好。
 
德瑞克學的是當動畫師,所以從某方面看來,創造數位化身正中他的守備範圍。另一方面,他的工作跟傳統動畫師天差地遠;他通常會設計化身的步態跟姿勢,但考慮到數位生命體的特徵源自染色體的自然影響,他就必須設計出一具身體,將數位生命體的姿態顯示成人們能夠聯想的模樣。這種差異便是為什麼很多動畫師──包括他太太溫蒂──不肯碰數位生命體;但德瑞克愛極了。他感覺幫助新生命表達自我,是動畫師這一行最刺激的工作。
 
他認同「藍伽瑪」的人工智慧設計哲學:經驗是最好的老師。所以與其試著替人工智慧設定你要它知道的事,不如販賣有學習能力的人工智慧,讓顧客來教導它們。為了讓顧客投入這種努力,數位生命體全身上下都必須吸引人:它們得擁有迷人的人格,這部分由程式設計師負責。化身也得很可愛,這就是德瑞克接手的領域了。可是他不能直接給它們水汪汪大眼睛跟短鼻子;要是它們看起來像卡通,就沒人會認真看待相反地,如果它們太像真正的動物,其臉部表情跟說話的能力就會令人不安。這是務必拿捏好的微妙平衡,他也花了無數時間看動物寶寶的參考影片。不過他成功設計出了混合式的臉,惹人憐愛但不致誇大。
 
他的當前任務則有點不同。產品經理對貓、狗、猴子和貓熊還不滿足,決定在動物寶寶的化身之外加入更多變化。他們建議加入機器人。
 
德瑞克覺得這點子狗屁不通。「藍伽瑪」的行銷策略完全仰賴於人們對動物的喜愛。數位生命體跟動物一樣,透過正面增強來學習,而獎勵包括搔頭或給予虛擬食物丸的互動行為。這對動物化身完全合情合理,可是換做機器人化身,看起來就會很滑稽和不自然。要是他們賣的是實體玩具,機器人就有優勢,生產起來會比擬真的動物廉價;但是生產成本在虛擬國度裡根本沒差別,動物化身的臉也比較有表達能力。既然你已經在賣真正的東西,賣機器人化身就像是在劃地自限。
 
他的思緒被一聲敲門聲打斷;是測試團隊的新成員安娜。「嘿,德瑞克,你應該看一下今早的訓練影片。很好笑呢。」
 
「謝謝,我會找來看。」
 
她準備離開,但停下來。「你看起來今天諸事不順。」
 
德瑞克認為雇用一位前動物管理員是個好主意;她不只替數位生命體設計了個訓練程式,對於改進它們的食物也有很棒的建議。
 
其他數位生命體廠商只提供少數幾種食物丸,但是安娜建議「藍伽瑪」大幅增加數位生命體的食物種類;她指出,多變的飲食會讓動物園的動物快樂,也讓遊客的餵食時間變得更好玩。管理階層同意了,於是發展團隊修改數位生命體的基本獎勵映射表,好認得種類繁多的虛擬食物。他們其實沒辦法模擬不同的化合物──「資料地球」的物理模擬沒有好到那種程度──但他們加進了新參數,代表食物的味道與質料,並且替食物製造軟體設計一個介面,讓使用者能調製自己的食譜。這獲得了巨大成功;每個數位生命體都有自己的飲食偏好,而貝塔版測試員也回報,他們很喜歡滿足數位生命體的飲食習慣。
 
「管理階層認為動物化身還不夠,」德瑞克說。「他們也要機器人化身,妳相信嗎?」
 
「聽來是好主意。」安娜說。
 
德瑞克很訝異。「妳真的這樣認為?我還以為妳比較喜歡動物化身。」
 
「這裡每個人都把數位生命體當成動物,」她說。「其實數位生命體的行為根本不像真的動物。他們有種非動物的特質,所以當我們試著讓他們看起來像猴子或貓熊,就好像我們給他們穿上馬戲團戲服。」
 
聽見自己精心設計的化身被比做馬戲團戲服,讓他有點受傷。他的臉一定顯露出跡象,因為她補上一句:「我不是說一般人會注意到啦。只是我跟動物相處的時間,比大多數人多多了。」
 
「沒關係,」他說。「我很感激聽點不同意見。」
 
「對不起。老實說,那些化身看來真的很棒。我特別喜歡小老虎。」
 
「沒關係啦,真的。」
 
她致歉地揮揮手,然後順著走廊走開。德瑞克則思索她說的話。
 
也許他太投入設計動物化身了,導致他開始把數位生命體想成它們不屬於的東西。安娜說得當然沒錯──數位生命體不像動物,一如它們不像傳統機器人,而且誰又能說這兩個類比有哪個比另一者更正確?假如他接受前提,機器人化身跟動物化身一樣足以讓這種新生命表達自我,那麼他也許就能設計出他喜歡的化身。
 
 
 
一年過去,「藍伽瑪」距離盛大的產品發表會只剩下幾天時間。安娜在她的隔間工作,跟蘿嬪隔一條走道;她們雖然背對彼此,不過面前的螢幕都顯示著「資料地球」,兩人的化身並肩站立。附近有十幾個數位生命體在遊樂園蹦蹦跳跳,追逐彼此爬過一座小橋或穿過底下,以及爬上一段短樓梯跟溜下滑梯。這些數位生命體是上市版的候選者;它們──或者近似的版本──這幾天內就會開放給真實世界與「資料地球」重疊區域的顧客購買。
 
到了這麼晚的階段,安娜和蘿嬪不應該教它們學新的行為,而是要數位生命體練習已經學會的東西。她們上課上到一半時,「藍伽瑪」的其中一位創始成員馬赫什經過她們的隔間,停下來看。「別管我;繼續做妳們的事。今天在練習什麼?」
 
「形狀辨認,」蘿嬪說。她在自己化身面前的地上新增一堆彩色積木。她對其中一個數位生命體說:「洛莉,過來!」一頭幼獅從遊樂場蹣跚走來。
 
安娜則喊小傑過來,他[5]的化身是新維多利亞時代的機器人,材質是磨光的銅。德瑞克設計得很棒,四肢的比例到臉的形狀都是;安娜認為小傑很可愛。她同樣新增了一堆形狀各異的彩色積木,然後示意小傑注意他們。
 
「看到積木了嗎,小傑?藍色的是什麼形狀?」
 
「三角形,」小傑說。
 
「很好。紅色的形狀?」
 
「『荒』形。」
 
「很好。綠色呢?」
 
「圓形。」
 
「真棒,小傑。」安娜給他一顆食物丸,他津津有味地吞下肚。
 
「小傑聰明。」小傑說。
 
洛莉也聰明!」洛莉主動說。
 
安娜笑了,揉揉他們倆的後腦勺。「對,你們兩個都很聰明。」
 
「都聰明。」小傑說。
 
「我就是想看到這種結果。」馬赫什說。
 
上市候選者正在接受無數測試,好進行最後的篩選──針對可教導的程度挑出精華。他們想找高智慧,但也想找出好脾氣,也就是不會惹惱顧客的人格;其中一個元素是能跟其他人良好相處。發展團隊試著降低數位生命體的階級行為──「藍伽瑪」想販賣的寵物,不需要主人得一再重申他們的支配地位──不過這不代表不會有競爭行為。數位生命體喜歡被人注意,它們如果注意到安娜稱讚其他生命體,就會試著爭取同樣的稱讚。大多時候這樣很好,但若有數位生命體對同儕或安娜表現出特別強的怨恨,安娜就會標記它,然後那個數位生命體的染色體在下一代產品就會被永遠排除。這種過程感覺有點像在培育犬種,但更像在龐大的實驗廚房工作,烤出一批又一批布朗尼蛋糕,然後品嚐每一份的順口程度,好找出最佳配方。
 
上市候選者的現有實例物件會被保留,當成吉祥物,其拷貝則供人購買,不過他們預期大多數人們會買比較年輕、還沒學習語言的數位生命體。教你的數位生命體說話只是其中一半樂趣;吉祥物主要用來展示你能預期得到什麼結果。此外,販賣還沒學習語言的數位生命體,也能讓他們打入非英語系市場,雖然「藍伽瑪」的現有人力只能用英語養育吉祥物。
 
安娜叫小傑回去遊樂場,然後把名叫馬可的貓熊數位生命體叫來。她正準備對他測驗形狀辨認時,馬赫什指著安娜螢幕的一角。「嘿,看那個。」幾個數位生命體爬到遊樂場旁邊的山丘上,用滾的下山。
 
「嘿,好酷!」安娜說。「我從來沒有看過它們那樣。」她讓自己的化身走向山丘,小傑跟馬可也跟過去,加入其他的數位生命體一起玩。小傑第一次嘗試時,幾乎是馬上就停止滾動,不過練習幾次後便能一路滾下山。他玩了幾次,然後跑回來找安娜。
 
「安娜看到嗎?」小傑問。「小傑轉轉!」
 
「有,我看到了!你從山丘上滾下來!」
 
「從『珊』丘上『棍』下來!」
 
「你好棒。」她又揉揉他的後腦勺。小傑跑回去,繼續玩滾下山的遊戲。洛莉也熱情地加入這個新活動;她滾到山丘底時,繼續在平地上滾動,最後撞上其中一座遊樂場小橋。
 
「噢,噢,噢!」洛莉說。「操。」
 
突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洛莉身上。「她從哪邊學到那種字眼的?」馬赫什問。
 
安娜關掉麥克風,讓化身走過去安撫洛莉。「我不知道,」她說。「一定是無意中聽見的。」
 
「好吧,我們可不能賣會說『操』的數位生命體。」
 
「我來處理,」蘿嬪說,在自己螢幕上打開另一個視窗,叫出訓練課程的檔案,然後在音軌裡搜尋。「看來她是數位生命體裡第一個說的。至於我們是誰說的……」三人看著搜尋記錄在視窗裡越積越多。看來罪魁禍首是史蒂芬,「藍伽瑪」在澳洲辦公室的其中一位訓練師。「藍伽瑪」在英國和澳洲都有員工,好在美國西岸辦公室下班後能繼續訓練數位生命體;數位生命體不需要睡覺──或者更精確地說,相當於他們睡眠的資料整合程序可以用高速執行,所以它們能一天二十四小時受訓。
 
他們檢視史蒂芬每次在訓練課程說「操」這個字時的錄影。最戲劇性的一次爆發在三天前;從他的「資料地球」化身很難判定,不過聽來是史蒂芬的膝蓋撞到了桌子。過去的記錄都是好幾個禮拜之前,但都不大聲,也沒有拉長。
 
「你要我們怎麼做?」蘿嬪問。
 
取捨很明顯。現在這麼接近上市日期,他們沒時間重做幾星期的訓練;他們該不該賭,之前的咒罵沒對數位生命體造成影響?馬赫什考慮片刻,然後做出決定。「好吧。把它們還原到三天前,然後從那裡重新訓練。」
 
「全部?」安娜問。「不是只有洛莉?」
 
「我們不能冒險。把他們全部還原。從現在開始,我也要所有訓練課程加入關鍵字過濾器。下次你們有人咒罵,就還原到上次的儲存點。」
 
因此數位生命體失去了整整三天的經驗,包括頭一次滾下山丘。
 






第二章
 
 
 
「藍伽瑪」的數位生命體大獲成功。上市第一年就有十萬名顧客掏錢購買──而且更重要地,這些人會繼續養它們。「藍伽瑪」拿「剃刀與刀片」的商業模式當賭注,因為光是販賣數位生命體還不夠回收研發成本;企業轉而在顧客替數位生命體調配食物時收費,於是只要數位生命體繼續娛樂主人,公司就有川流不息的收入。到目前為止,顧客都認為數位生命體非常有趣,會整天執行它們;通常顧客會用低速執行資料整合,讓數位生命體睡上一整晚,不過也有人高速執行,讓他們的數位生命體幾乎無時無刻不醒著。這些人跟其他時區的人合作照顧數位生命體,使它們更快成熟。「資料地球」的社交大陸到處都出現數位生命體的遊樂場跟托兒所,公開事件日曆也填滿了團體遊戲日、訓練課程和才藝比賽。有些飼主甚至帶著他們的數位生命體去賽車區,讓他們搭乘主人的車。整個虛擬世界宛如養育數位生命體的全球村,社交圈加入了寵物類別的新色彩。
 
「藍伽瑪」售出的數位生命體,有一半是獨特的,其染色體是在生殖階段根據參數設定範圍隨機產生的。另外一半則是吉祥物的拷貝,不過公司會好意提醒買家,每份拷貝都會依據環境發展出不同的結果。「藍伽瑪」的行銷團隊拿公司的兩個吉祥物馬克和波羅當例子:他們是拿同一套染色體產生的實例物件,都擁有貓熊外觀,人格卻截然不同。波羅被實例化時,馬可已經兩歲,所以波羅把馬可當成某種大哥哥一樣纏住他;兩人現在形影不離,不過馬可比較外向,波羅卻比較謹慎。沒人會預期波羅會在短時間內變成馬可。
 
「藍伽瑪」的吉祥物是「神經母細胞」引擎產生出來最老的數位生命體;管理階層本來希望,測試團隊能靠它們早顧客一步看到數位生命體的發展。不過實務上並非如此;你根本無從預測,數位生命體在一千種不同的背景下被養大時會變成什麼樣。以非常實際的說法而言,每位數位生命體飼主都在探索嶄新疆域,並向彼此尋求協助。數位生命體飼主的線上討論區如雨後春筍出現,寫滿了趣聞跟討論,人們也會尋求和給予建議。
 
「藍伽瑪」設有顧客聯繫專員,職務是讀討論區,不過德瑞克有時候會在下班後自己上去看。有時顧客會討論數位生命體的臉部表情,但就算沒有,德瑞克也很喜歡看這些軼事。
 
 
 
柔伊阿姆斯壯
 
你們一定不相信我的娜塔莎今天做了什麼事!我們在遊樂場,另一個數位生命體跌倒和弄痛自己,結果哭了。娜塔莎抱他,讓他能好過一點,所以我大大讚美了她一番。結果她推倒另一個數位生命體,讓他痛得哭出來再抱他,然後看著我和等我稱讚!
 
 
 
下一篇文章吸引了他的注意:
 
 
 
安德魯納古楊
 
是不是有的數位生命體沒有別隻聰明?我的數位生命體不會回應我的指令,跟我看到其他人的寵物不一樣。
 
 
 
德瑞克查看那名顧客的個人檔案,發現他的圖像是個不斷落下的金幣雨,金幣會相互彈開,讓軌跡畫出一個高度抽象的人形。這動畫很炫,不過德瑞克懷疑這名使用者沒讀過「藍伽瑪」的養育建議文章。他貼了篇回文。
 
 
 
德瑞克布魯克斯
 
你跟數位生命體玩的時候,是不是穿著你個人檔案裡的那個化身?如果是的話,其中一個問題是你的化身沒有臉。給你的攝影機設定追蹤臉部表情,然後穿個能顯示臉部的化身,這樣你的數位生命體就會給你好得多的反應。
 
 
 
他繼續瀏覽。幾分鐘後,他看見另一個讓他覺得有意思的問題。
 
 
 
娜塔莉凡斯
 
我的數位生命體「可可」是洛莉的拷貝,一歲半大。她最近變得非常調皮,我叫她去哪裡都不肯,快把我逼瘋了。她幾個禮拜前還是個可愛的娃娃,所以我試著還原儲存點,可是效果不長。我已經還原了兩次,她每次都會產生頑皮的態度。(不過第二次花了稍微久一點才這樣。)有人有類似的經驗嗎?
 
 
 
下面有幾篇回應,人們建議如何過濾是哪個特定原因觸發可可的情緒轉變,然後想辦法避開。德瑞克正打算自己回文說,你不能把數位生命體當成打電玩,能不斷重玩直到得滿分,但就在這時看見安娜的回文:
 
 
 
安娜阿瓦拉多
 
我能同情妳,因為我看過完全相同的事。這不只是洛莉版會發生,很多數位生命體都會經歷這種現象。妳可以試著避開這種問題,不過我猜這是難以避免的,而妳這麼做也只會浪費幾個月時間養一個不會變老的數位生命體。妳也可以選擇撐過難關,到時候妳就會得到一個更成熟的數位生命體。
 
 
 
這篇文章令他振奮。人們太普遍把意識個體當成玩具,這種現象也不只存在於寵物身上。德瑞克有次參加姊夫的假日派對,那邊有對夫妻帶著一位八歲大的複製人。德瑞克每次看見那男孩,就替他感到難過──那孩子嚴然是個活生生的精神官能症範例,清楚展示他長大的目的就是當父親的自戀紀念碑。就算是數位生命體也應該得到比這更好的待遇。
 
他發個私人訊息給安娜,謝謝她發文,然後注意到那個使用無臉化身的顧客回應了他的建議。
 
 
 
安德魯納古楊
 
去你的。我給這化身付了大把鈔票,我買它就是為了在社交大陸穿。我才不要為了區區一個數位生命體就放棄。
 
 
 
德瑞克嘆息。想改變那人的心意大概沒辦法了,不過但願那人會暫停執行他的數位生命體,而不是當個糟糕的家長。「藍伽瑪」竭盡所能減少虐待機會;所有「神經母細胞」數位生命體都配備痛覺斷路,所以不受酷刑影響,藉此讓虐待狂失去興趣。很不幸,他們沒辦法保護數位生命體免於單純的疏於照顧。
 
 
 

 
 
 
第二年,其他公司開始推銷自家能支援語言學習的染色體引擎。「神經母細胞」引擎在「資料地球」無人匹敵,可是在其他平台的狀況就不同了。稱霸「次維度」的是「日本摺紙」引擎;主宰「無所不在」的則是個稱為「法貝熱彩蛋」的引擎。幸好除了競爭產品之外,「藍伽瑪」也刺激了其他公司提供支援產品。
 
今天,「藍伽瑪」半數員工──主管、程式設計師、測試者和化身設計師──擠在入口接待區。他們之所以在這裡,是因為一樣令人高度期盼的東西終於送達──一個大型手提箱大小的運輸箱,放在接待員的桌子前面。
 
「咱們打開吧。」馬赫什說。
 
安娜和蘿嬪拉開運輸箱的封條,將箱子分成八塊纖維泡沫橡膠,順著鉸鏈處打開。這個特製石棺裡裝著的是具機器人身軀,剛從生產工廠送來;它大體呈人形,但個子很矮,不到三呎高,所以能降低肢體慣性,並賦予中等程度的靈活性。其皮膚是有光澤的黑,腦袋則大得令人失望,表面大部分都被一圈環形顯示幕包住。
 
這機器人是「奔猴科技玩具」的產物。有很多新公司專門針對數位生命體飼主提供服務,不過「奔猴科技玩具」是第一間做硬體產品的,而不是只做軟體。他們送了一台樣品到「藍伽瑪」,希望「藍伽瑪」願意掛名推薦。
 
「哪個吉祥物的分數最高?」馬赫什問。他指的是靈活度測試;上星期所有數位生命體都拿到測試用的化身,其重量分佈和動作範圍都跟機器人身軀相同。它們每天花點時間穿那個化身,練習四處移動。安娜昨天給數位生命體的活動能力打分數──躺下和站起來、上下樓梯、輪流用單腳站立。感覺好像在替一堆小嬰兒做酒測。
 
「是小傑。」安娜說。
 
「好,讓他準備好。」
 
接待員把他的工作站讓給安娜,安娜也用那台機器登入「資料地球」,然後叫小傑過來。小傑很幸運,因為測試用化身跟他自己沒有相差太多;新化身比較笨重,四肢和軀幹的比例卻很類似。相對地,穿著貓熊或小老虎化身長大的數位生命體就遇到比較多困難。
 
蘿嬪檢查機器人的診斷面板。「看來一切正常。」
 
安娜在螢幕上的健身房開了個傳送門,並對小傑示意。「好啦,小傑,進去吧。」
 
螢幕上的小傑踏過傳送門,然後接待區的小機器人便活了起來。機器人的頭部燈光亮起,顯示出小傑的臉,把機器人過大的腦袋顯示成小傑戴著泡泡型頭盔。這種設計能保留數位生命體原始化身的大致外貌,而不必生產客製化的身體。小傑看起來就像個身穿黑曜岩盔甲的紅銅機器人。
 
小傑轉身看整個房間。「哇,」他停止轉動。「哇。我聽起來不一樣。哇哇哇哇。」
 
「沒關係,小傑,」安娜說。「記得吧,我跟你說過你的聲音在外面世界聽起來可能會改變。」「奔猴科技玩具」送來的資料包警告過這點:金屬與塑膠擴音器底座發出聲音的方式,跟「資料地球」裡的化身不會相同。
 
小傑抬頭看安娜。她對他的模樣感到驚嘆不已;她曉得小傑不是真的在這個身軀裡面──小傑的程式仍然在網路上執行,這機器人不過是個精美的周邊設備罷了──可是效果真實無比。即使他們在「資料地球」有過那麼多互動,看見小傑實際站在她面前、抬頭迎上她的雙眼,仍令安娜十分振奮。
 
「嗨,小傑,」她說。「是我,安娜。」
 
「妳穿了不同的化身。」小傑說。
 
「我們在外面世界稱這個為『身體』,不是『化身』。這裡的人也不會改變身體;我們只能在『資料地球』這麼做。我們在這邊永遠穿著一樣的身體。」
 
小傑暫停,思索這點。「妳看起來永遠是這樣?」
 
「嗯,我可以穿不同的衣服,不過沒錯,我看起來永遠是這樣。」
 
小傑靠近點看,安娜也蹲下、手肘靠在膝蓋上,使兩人幾乎等高。小傑仔細看她的手掌,然後是前手臂;安娜現在穿著短袖。小傑把頭湊近,安娜能聽見機器人的攝影機雙眼重新對焦時的微弱嗡聲。「妳手上有小小的毛。」他說。
 
安娜笑了;她化身的手臂跟嬰兒肌膚一樣光滑。「沒錯。」
 
小傑舉起一隻手,伸出拇指和食指抓住幾撮汗毛。他試了幾次,但手指跟夾娃娃機的夾子一樣不停滑掉。最後他改而捏安娜的皮膚,往後一扯。
 
「噢,小傑!很痛耶。」
 
「對不起。」小傑打量安娜的臉。「妳臉上到處是好小的洞。」
 
安娜能感覺房間裡的其他人覺得很有趣。「那叫做『毛細孔』,」她說,站起來。「我們可以晚點再談皮膚的事。你現在先看看房間周圍吧?」
 
小傑轉過身,慢慢繞著大廳走,像個迷你太空人在探險外星世界。他注意到面對著停車場的窗戶,走了過去。
 
午後陽光斜射進玻璃。小傑踏進光線,接著趕緊退開。「那是什麼?」
 
「那是太陽。跟『資料地球』裡面的一樣。」
 
小傑小心翼翼再度踏入陽光。「不一樣。這個太陽好亮好亮。」
 
「的確是。」
 
「太陽不必好亮好亮。」
 
安娜大笑。「我想你說得對。」
 
小傑走回她身邊,注視她褲子的紋理。安娜猶豫地揉揉小傑的後腦勺;機器人身軀的觸覺感應器一定有在運作,因為小傑轉而靠在她手上,她能感覺到小傑的重量,還有他的驅動器的動態組力。接著小傑抱住她的大腿。
 
「我可以養嗎?」她對其他人說。「他跟著我回家欸。」眾人大笑。
 
「妳現在當然這樣講,」馬赫什說。「等他把你的擦手毛巾沖下馬桶,妳就會後悔啦。」
 
「我知道,我知道啦,」安娜說。「藍伽瑪」之所以主打虛擬國度而非真實世界,原因有很多──成本較低、社交網路比較不拘束──但最主要還是要避開財產毀損的危險;他們不能賣一個寵物,可能會撕碎你的真品橫條百葉窗,或在你的真品地毯上建造蛋黃醬城堡。「我只是覺得看見小傑這樣子很酷。」
 
「妳說的的確沒錯。不過看在『奔猴科技玩具』的份上,我希望這體驗的效果能傳達到錄影裡。」「奔猴科技玩具」沒打算販賣機器人身軀,而是要讓它們一次出租幾小時;數位生命體會在大阪郊外的一個設施得到身體,然後被帶去真實世界郊遊,飼主則能透過微型飛船上的攝影機觀看。安娜突然有股衝動,好想改去替該公司工作;看見小傑用這種模樣現身,提醒了安娜她有多麼想念照料動物時的實體互動,以及為何透過螢幕照顧數位生命體是不一樣的。
 
蘿嬪問馬赫什:「你希望讓所有吉祥物都有機會使用機器人嗎?」
 
「對,不過它們得先通過靈活度測試。我們要是弄壞這台,『奔猴科技玩具』不可能會再免費送我們一台。」
 
小傑這時正在玩安娜的慢跑鞋,扯著鞋帶的一端。安娜很少會希望自己富有,可是此刻感受到小傑拉緊鞋帶,她真心希望自己有錢。因為要是她負擔得起,她就會毫不猶豫買一台這種機器人。
 
 
 
不同員工輪流帶吉祥物到真實世界參觀;德瑞克通常帶馬可或波羅。他的第一個點子是帶它們出去,繞著「藍伽瑪」總部所在的辦公室公園走動,然後指著分隔停車場的長條草地與灌木叢給它們看。德瑞克指著照料園藝景觀的螃蟹形機器人,這種機器人正是人們稍早試圖將數位生命體帶入真實世界的產物:它們配有一把短劍般的鏟子來拔雜草,完全靠著直覺驅動來幹活;它的程式源自某次在「資料地球」溫室舉辦的革命性園藝競賽的得獎者,再歷經好幾代的演化。德瑞克很好奇,吉祥物聽到拔草機器人的故事時會有何反應,會不會將對方視為「資料地球」的流亡同胞──不過它們沒有展現出絲毫興趣。
 
反而,吉祥物最著迷的東西是質地。「資料地球」的地表有很多視覺細節,可是觸覺頂多只有摩擦係數;非常少玩家會使用可傳遞觸覺的控制器,所以大多廠商就懶得替環境表面設定紋理。如今數位生命體能在真實世界感受到物體表面,它們就在最簡單的事物找到了新奇感;馬可用完機器人身體後,對地毯和家具襯墊念念不忘;波羅穿著機器人身體時,會把所有時間拿去摸大樓樓梯井的砂礫防滑條。不令人意外,機器人的手指感應器是最早需要更換的零件。馬可接著注意到德瑞克的嘴巴和他自己有差別──數位生命體的嘴跟人類嘴部只在表面上相似,數位生命體說話時嘴唇雖然會動,但說話產生器並不以物理為基礎。馬可想了解說話的機制,一直要求在德瑞克說話時把他的手放在德瑞克嘴上。波羅則驚訝地發現,德瑞克嚥下食物時,東西會真的跑下去,而不是像數位生命體的食物那樣直接消失。
 
德瑞克本來害怕數位生命體得知自己的身理極限,可能會因此感到苦惱,結果它們只是覺得很好玩。
 
看著數位生命體在機器人身軀裡活動,也帶來了個意想不到的好處:你可以用比在「資料地球」更近的距離觀看它們的臉部表情。於是德瑞克替數位生命體的臉部表情付出的努力,也就更容易被人賞識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