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舊站)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止更新,請見搬遷啟示文章
  • 873533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黑山(Black Hills) by Dan Simmons

因為原文初版封面的關係,我本來一直以為這本書是恐怖小說,後來看了貓昌的文章才知道不是。 表面上,這本書以1876年的小大角戰役為起點,1936年小羅斯福總統出席拉希莫山慶祝傑佛遜頭像竣工為終點,藉此帶過拉希莫山建造背後的美國中北部印地安人情節,但實際上不僅於此。或許是因為這段歷史已經記載充分,無法像《極地惡靈》或《朱德先生》那樣自由發揮;西蒙斯因此改而創造一個完全虛構的角色,讓他成為這段歷史的見證人,而本書真正的爆點也都來自這位角色。 Lakota印地安人是蘇族的一部分,裡面分成七個族,在十八世紀取得了南達科他州一帶的地盤,將附近的一系列山丘命名為黑山。黑山是Lakota族信仰和生活的靈魂,世界的中心,其中黑山裡最重要的山被稱為「六祖父」(六祖父是六個創造世界的神/力量:東西南北天地)。美國在1868年的Fort Laramie條約將黑山一帶區域保留給印地安人,想不到美國陸軍1874年的探勘居然在此發現金礦,礦工的持續闖入引爆了聯邦政府和印地安人的衝突,史稱大蘇族戰爭。最後在小大角戰役,當年率領探勘的喬治‧阿姆斯壯‧庫斯特中校和第七騎兵團遭到印地安人首領坐牛瘋馬等以人數優勢包圍,遭到殲滅。 美國白人搶回了黑山,到了1923年,歷史學家Doane Robinson建議雕刻家Gutzon Borglum在拉希莫山──也就是原本的六祖父山──的大理石雕出巨大的雕像,希望帶動南達科他州的觀光業。這個計畫從1927年動工,1941年因經費不足而中止,但仍完成了美國最著名的四總統像。 對印地安人而言,拉希莫山不啻就像是外族強勢奪取土地的紀念物。 這本書的主角是個Lakota人,出生前族內長老們夢見他降臨在黑山上,所以將他命名為黑山──Pahá Sápa。一心想成為聖人、年紀不滿十一歲的Pahá在小大角戰場上觸摸到庫斯特中校,結果意外讓庫斯特的鬼魂附在Pahá身上;更糟的是,主角幼年時發現自己擁有窺見未來,和透過碰觸得知他人過去的天賦,瘋馬想強迫他透露自己的命運,迫使Pahá的養父將他送往六祖父山,尋求六祖父的啟示。在那座山上,Pahá得知白人將會在這座山雕出四個石頭巨人,將印地安人的世界摧毀殆盡。他必須肩負起捍衛原始自由民族的重責大任...... 1936年,在拉希莫山擔任爆破工的Pahá得知小羅斯福總統將到訪的消息(歷史影片),著手準備當著這位總統的面將拉希莫山的巨像炸個粉碎。 * * * 但就像我前面說的,這本書講的不只如此。至於拉希莫山的祕史?抱歉,這部分其實很有限,沒有國家寶藏啥的,大部分仍然忠實地追尋著史實。 反而,西蒙斯在不同的劇情線間跳躍,交錯地填滿Pahá的一生:比如,Pahá曾加入水牛比爾的馬戲班子,也參觀過1893年的芝加哥哥倫布紀念博覽會,結識了他的妻子;他曾到紐約參與過布魯克林大橋的工程;他經歷過類似1935年黑色星期天的大沙塵暴;他目睹了坐牛、瘋馬等著名頭目的死,包括傷膝河大屠殺;甚至他的兒子跑去打了一次大戰。某層面而言,這本書嚴然便是1870年代到1930年代的美國史。此外,透過身上庫斯特中校的鬼魂,西蒙斯以庫斯特本人的口吻寫下他對妻子Elizabeth Bacon Custer的自白,算是呈現了跟Pahá相反的另一個世界,庫斯特跟妻子通信中毫不掩飾的情色用語在這裡也一覽無遺(對不熟的讀者可以算另一個爆點吧 :p)。在書的後面,庫斯特甚至有緣透過Pahá見到年老的妻子一面呢。 書裡自然也藉機直接、間接帶出了許多著名人物。其中最有趣的大概是Pahá在芝加哥博覽會認識了一個有英國腔的挪威探險家Sigerson,如果我沒查錯的話,這人就是福爾摩斯在最後一案後用過的假身分!實在是很有意思。 * * * 但儘管如此,這仍無法掩蓋西蒙斯大量描繪、捕捉印地安人世界觀和信仰的努力。Pahá繼承了Lakota族的一切文化,神蹟在他身上真實發生過,但他就像個「流浪的印地安人」,被迫離開家園到白人的世界打拼。他的預言能力令他提早了解到妻兒的死,更令這角色蒙上了令人同情的悲劇色彩。 當然,讀者早就能猜到Pahá對拉希莫山的破壞根本沒有成功;而真正的原因也沒有什麼爆點,幾乎都是建立在角色發展出來的心境上。然而就在最後的幾十頁,西蒙斯將讀者對Pahá的憐憫玩弄了夠多次後,故事終於走入了最虛構的部分(也改寫了未來的歷史):Pahá的後代傳承了Lakota人的精神,對黑山這精神之地產生嚮往,替未能保護族人的老祖父實現了原始自由人民的生活理想和自然世界。很難說西蒙斯是否刻意扶正印地安人的立場?但看得出來他有意給他們一個圓滿的結局。雖然作者還是透過庫斯特對主角指控:「你們Lakota族一樣當年是入侵者!」有太多歷史情結是無法個別化解的。 撇開那些關於地理人文風情的碎碎念(光是布魯克林大橋的建造就講了好幾頁),西蒙斯成熟的文筆和寫作能力,深入的考證功夫,帶領讀者重新認識了這段美國歷史。在他的筆下,Pahá Sápa的故事與真實歷史相互參雜,難分難捨,且也正是最後的這些段落,讓人愛上這本書,幾乎想要流淚。西蒙斯確實不愧是當代最出眾的作家之一。 1936年的拉希莫山 一個關於拉希莫山背景的短片 今年五月,聯合國的觀察員就要求美國把黑山地區還給印地安人。今日仍有印地安人以1868年的條約要求該地主權,也曾把拉希莫山改名為瘋馬山。 為了和拉希莫山戶別苗頭,印地安人在附近開始建瘋馬紀念碑,完工後會是全世界最大的雕塑,只是進展仍然非常的慢。 * * * 結果自己看書還做了不少功課。雖然我給了上面的評價,但既然許多人看歷史會看到睡著,這本又不像西蒙斯其他的書有大爆點,譯本倒是沒有特別得出的必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