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蘭坦斯蓋普恩基地(舊站)

關於部落格
本站已停止更新,請見搬遷啟示文章
  • 821522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爭遊戲/致命兒戲(Ender's Game) by Orson Scott Card

在台灣今年出翻譯版之前,這本相當著名的科幻小說曾在國內被取名為「致命兒戲」,得過1986年雨果獎與星雲獎雙料,作者是歐森‧史考特‧卡德(Orson Scott Card)。 (譯本閱讀) 別被書名給騙了,這本小說主題其實並非戰爭,也非探討人們如何在蟲族威脅下生存。相反的,書中講的是一位天才兒童如何在大人世界刻意栽培下踏上一條有些悲哀的道路。 安德還是個只有六歲的小孩,但因為他兩個同樣天才型的哥哥與姐姐個性不適合,他成了國家刻意創造的一項計畫──培養為對抗蟲族的指揮官。 書中很大的篇幅有很多事在描寫安德如何在戰鬥學校受訓,對抗其他高智力的孩子們的競爭,無重力室的小隊戰鬥描述詳細又刺激,對安德來說這些都是遊戲,他能夠想出各種戰術贏得遊戲,但直到最後才曉得這一切都是大人們對他精心創造出來的培育計畫。 中文版開頭有一篇很詳細的介紹,我貼出兩份在台大電機BBS貼出的評論,寫得很精采,敝人就不獻醜了。 Ender's Game Speaker of the Dead 接下來的篇幅就講兩個我覺得很有意思的議題。 在開頭的作者序中,他提到有不少資優生的家長會抨擊這本書,說「資優生不會那樣做或說那種話」。作者認為這些人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他們仍把小孩當做成人之下的次等階級;在大人的眼中,小孩得照大人的規則玩遊戲,直到他們也變成大人為止。 書中的安德也看出來大人的意圖,書中的戰鬥學校師長不斷讓他在無重力室戰鬥的比賽面臨困境,好激發出他的領導與戰略策劃能力,但他就是一直免不了脫離大人嘗試將他塑造成的那個樣子。 安德的兄姐也是一個例子,兩個在大人眼中什麼都不是的小孩利用網路匿名發言,居然也在全世界吸引了一批思想的追隨者,連他們父親也由衷對兩個假身分之一讚不絕口。誰能接受兩個影響深刻的人居然只是小孩呢? 我想起同名電影「戰爭遊戲」(日本原名BR大逃殺),這也是一部有些類似觀點的電影,雖然表達的方式不盡相同。這部片中,為了提升小孩的競爭力,大人強迫小孩玩大人的遊戲──在荒島上拿著武器廝殺,直到最後一個優勝者倖存為止。 兩者表達了一個相同的意念:大人都會嘗試控制小孩,因為他們害怕小孩造反,害怕喪失自己的優勢地位,所以強迫小孩接受成人世界的法則,讓他們別無選擇走上一樣的路。大人甚至會害怕小孩嘗試打破遊戲規則。 另一個則是本書結尾最大的轉折:蟲族與人類之間的戰爭其實只來自誤會。 也許是人性,也許是長久以來媒體描繪的影響,人們似乎對「外星來的種族」抱持著敵意與恐懼。接觸未來(Contact)這部小說與稍後改編的電影正表達了人們首次遭遇未知的外星接觸時,會引起什麼樣非理性的抵抗態度。 前陣子看到Discovery頻道播出一個節目,講到幽浮其實最初是科學家研發的飛行器,結果美國政府為了保密,刻意編織外星人入侵的謊言深入民間。星際終結者(Independence Day)的外星人殺得毫不手軟,影集幽浮入侵(Taken)則從稍微不同的角度出發,探討人們如何對外星人感到恐懼。 大多數電影與小說的外星人都比我們先進,而且大多帶有敵意。但有一天地球人的太空梭發現了一支落後的外星種族時,我們是否會反過來變成征服者呢?很值得深思的議題。 不曉得台灣是否會繼續出版風格大跳躍的續集亡靈代言人(of the Dead),我沒有看原文版,不過本書的翻譯還蠻流暢的,中間讀起來樂趣很多,結局也出人意料,是科幻愛好者不容錯過的推薦好作品。 後補:本書在2007年底由星盒子以《致命兒戲》的標題重新出版。 續集中文版線上讀:亡靈代言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